共和国鼎立纪传史

来自伪基文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png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ng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认可

本文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府认可,
内容绝对河蟹可供中国人及五毛安心查阅。

不要怀疑里面的内容,否则就是反华势力美帝走狗,依法直接射杀

FeaturedChina.png

正文:
华夏民族,炎黄贵胄也。中土神州,乃王道乐土之所在,中原得天独厚,养育我族五千多年。我族子孙香火传承,生生不息,建立国家,创建文明,恩服四夷,领导东方,二千余年雄据四海,可谓昌盛矣!

然太平日久,天子不思进取,以天朝大国自居,朝野得过且过,以至礼崩乐坏,士气蹉跎,国威沦丧。于是豪杰四起,西方列强也趁火打劫,中华逢“三千年未有之变局”。兵戈不息,割地赔款,国势之危,百姓之苦,未有如当时之甚者也。

清末列传[编辑]

古语曰:“时势造英雄”。值此危亡之际,我华族豪杰皆奋起图存。百年以来,曾国藩,李鸿章,袁世凯,孙中山,蒋中正等不世英雄崛起,粉末当场,虽有功有过,然振作国威之志未尝变也。 

中正纪[编辑]

蒋中正承中山先生遗志,与草创之中共联手,挥戈北伐,问鼎中原。尔后,中正立志削藩。乃与心腹密室谋划,纵横捭阖,远交近攻,终慑服群雄,君临天下。中正长于权谋而疏于大略,不思以德领袖四方,而思一党一家霸天下,故欲以武力图共也。 

共猝不及防,党魁陈独秀等举措失当,几近覆灭,在此血雨腥风之时,共之枭雄另辟蹊径,退守湖南山区以为久计。此枭雄为谁?太祖高皇帝毛泽东也。太祖天纵雄才,所谋者大,曰“枪杆子里出政权”,太祖文韬武略,有吞吐天地之志,有拯救万民之心,欲伸大义于天下,誓荡平金陵,主宰神州。

润之本纪[编辑]

 太祖用兵如神,竟以疲弱之师连败官军,声威大震,共党豪杰或追随,或效仿,多省相继建立根据地,如南京政府卧榻之虎。中正一日数惊,视太祖为肘腋之患,誓犁庭扫穴,安内攘外。然太祖之心极也,曾在富田铲除异己,相激相荡,群雄惊惧,此为太祖之失势埋下隐患矣。

 是时,老毛子俄共,实乃太上皇也。委派书生博古,借机搬倒太祖,太祖亲信也深受其累,于是太祖托病不出,包羞忍耻,消极抗争,书生等虽欲加罪,然太祖树大根深,且以退为进,书生等虽忌之防之,亦无可奈何也。博古书生,志大才疏,识浅不晓兵机,智短不知权变,沐猴而冠,安能于乱世中承担大任。中正御驾亲征,红军终苦战而惨败,丧失江西根据之地,败北远遁形同流寇,众将皆怨之。

 太祖趁势联络旧部,借机发难,在山城遵义夺回兵权。重新出山之太祖,受命于败军之际,取天下之志未有变焉。太祖隐忍数年,用兵弄权之术已至化境,更皆将士用命,红军方能四渡赤水,死中求生。艰难跋涉后,太祖军入川,与张国焘,徐向前等会师于川西,军威大振。张国焘见太祖兵弱,渐起不臣之心。张国焘拥兵自重,欲图太祖,险至兵戎相见。太祖金蝉脱壳而北遁,国焘不知。徐帅深明大义,开道让太祖北遁,曰:“哪有红军打红军的道理?”红军方免于内讧也。

 太祖远遁至陕北,虽兵微将寡,但正统地位无可撼动耳。太祖抚今追昔,著古今第一雄文《沁园春.雪》以明志,众将皆愿生死追随,共创大业。 

当是时,倭寇进逼,中华有亡国灭种之危。中正知太祖雄才,必欲先灭之而后安,美其名曰:”攘外必先安内“,故命上将军张学良进剿。太祖因势利导,联张学良逼蒋抗日,曰:“兄弟阋于墙而外御其辱”。太祖命周公恩来游说张学良,周公晓以大义,张少帅默然,后乃有张少帅兵谏中正之事也。平心论之,太祖亦因此躲过一劫。中正乃招安太祖军,太祖许之,却不交兵符。 

公元1937年,倭寇犯我幽燕之地,中正晓谕朝野,曰:“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战之责”。国人慷慨激昂,请命为国而战。正所谓“兵凶战危”,开战之初,倭寇兵锋正劲,国军死战亦不能胜,反丧师失地,中正乃迁都重庆,苦撑待变耳。 

太祖趁党内怨愤,贬国焘。大权在握后,太祖命三军东渡黄河,欲取三晋以窥天下。三晋表里山河,太祖军游击倭寇,能屈能伸,进退有据,斩获颇丰,攻城略地何止千里。当是时,太祖三军威震北国,倭寇莫敢小视。 

中正西巡后,恐太祖举抗日之旗,行坐大之实,欲节制太祖,然太祖远在北国,不奉朝廷诏命,官府亦鞭长莫及也。中正愤然,乃遣官军合击太祖之江南叶项所部,史称“皖南事变”。太祖谋定后动,以患为利,后发制人,朝野忧内战再起,皆怨中正,中正不得已乃罢兵言和。太祖趁势广收国人人心,与官府成分庭抗礼之势,中正心恨太祖更甚,亦无可奈何也。 

太祖韬略,文武拜服。然书生王明自莫斯科回延安,假传圣旨,危及太祖正统。太祖为整肃朝纲,遂倒王明。王明遭贬,乃远遁沙俄,著书攻讦太祖。刘少奇等上书言事,欲为太祖正名。少奇称太祖天命所归,当有天下。遂将太祖之言整理为书,名曰《毛泽东思想》,欲传之于万世,太祖许之。自此之后,文武敬畏太祖之心,更甚江西之时。 

公元1945年,倭寇势穷,乃向中国乞降,中正准其降。 

烈烈征师,皆成历史。茫茫血雨,已化云烟。中正乃中华豪杰也,统三军血战倭寇,保家卫国,为中华立下不世之功,虽岳飞亦远不及也。 

抗战八年,太祖苦心经营,竟拥兵百万,猛将如云,更兼人心所向,比之抗战之前,其势已不可同日而语。是时,中正兵强马壮,不可一世,更兼中正帝王之心,不堪太祖之坐大,遂听谋臣之谏,邀太祖赴陪都重庆谈判,实为诈太祖交出兵权耳。太祖将计就计,欲与中正共享江山,中正佯许之,太祖心知肚明,岂能不察?遂令林帅为征辽大都督,出山海关,欲先取辽东,后南向以争天下。 

中正终与太祖兵戎相见,太祖亦整戈待旦,起三军相抗。是时,太祖党内正统早固,统三军如臂指使。太祖效刘邦之事,从善如流,收人心,结盟友,文武并用。太祖运筹于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麾下文武,皆海内豪杰,太祖令林罗刘取辽东,令刘邓陈粟取中原,令聂荣臻取幽燕,令徐向前取三晋,令彭贺取西北。三军如风卷残云,决战决胜,气吞万里如虎。三年血战,生灵涂炭,党国内外皆困,败象尽出,太祖各路骁将皆大破官军,反客为主,党国已成山倒之势。 

战至公元1949年,太祖全胜,中正亡命台湾,太祖大军分路剿灭大陆国军之残余,遂称帝北京,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立国之初,国家百废待新,前朝余孽据守台湾,窥视江南半壁。值太祖欲奋余烈以扫荡台湾时,美国出兵朝鲜,北国震动。天下汹汹数岁,其成败不可知也。美国乃天下第一强国,兵精粮足,挟原子弹号令天下,耀武扬威,诚不可与之争锋也。然太祖非常人,力排众议,决意与美帝一战,遂命虎威大将军彭德怀挂帅出征,曰: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彭帅携得胜之威,与美帝苦战,虽惨胜如败,但终能逼美媾和,功莫大焉,自此天下大定。更兼此时老毛子党魁斯大林驾崩,二战强人希特勒,罗斯福,丘吉尔等皆去,太祖俨然成世界第一强人也,遂小视赫鲁晓夫等。太祖数十年一贯正确,功绩辉煌,始有骄心,对各民主派遂不相容,于是太祖用计伏之,美其名曰:“引蛇出洞”。自此士人惊惧,不敢上书言事,太祖骄心更甚矣。 

太祖立志“超英赶美”,诏书一发,举国沸腾,国人雄心万丈,响应中央。刘公少奇,周公恩来,邓公小平,陈公云等众臣劝太祖事大则缓,经济大业宜徐徐图之,太祖不纳其谏,反讥众臣不复有当年锐气也,众臣默然。古话有言:”欲速则不达“,太祖乾纲独断,一意孤行,大跃进终成画饼。当是时,神州饿殍千里,怨生四起,太祖亦深悔之,但正统乃数十年计画所至,太祖亦不下罪己诏,遂有庐山之会。

 彭帅逆龙鳞,恃功高而揭太祖之过,太祖震怒,贬其官职,朝野莫不胆寒,自此朝中无人敢直谏也。尔后,苏联撤走专家,逼还贷款,太祖深恨之。为重整河山计,太祖节衣缩食,退居二线谋划,乃用刘少奇,邓小平等人杰重整经济。三年艰难运筹,民食稍足,国家稍安。值此艰难之时,中国爆炸第一颗原子弹,神之为王,气之为壮,太祖之威,再次震于天下。

 刘公少奇,邓公小平治国有功,声望日隆,功高而震主,太祖渐感大权旁落,更加刘公似有另起炉灶之举,太祖深忌之。太祖不服老迈,畅游长江,太祖壮心,群臣慑服。公元1966年,太祖发动文化大革命,四海鼎沸,十年不止。文革之初,江后恃宠干政,太祖枭将林帅鼎立支持,红卫兵赤胆忠心以维护,太祖声望如日中天。然江后弄权过甚,以莫须有罪名屠戮功臣,乱我朝纲,元老含冤下狱者多也。江后党羽罗织罪名,指鹿为马,先加害刘公少奇,后贬斥刘公亲信。老臣忍辱负重,以待时机,老臣非惧江后,乃惧太祖耳。然江后不知轻重,结党营私又四面树敌,太祖谑称江后党羽为“四人帮”。 

太祖用江后党羽铲除刘公后,林帅势力趁机膨胀,地位扶摇直上,太祖心中常有不安,江后党羽亦有“为他人做嫁衣裳”之感。 

太祖之为过也,始皇之心,已不符当代政治,太祖滥用帝王平衡之术,任人唯亲且反复无常,为平衡林帅势力,纵容江后干政,且提拔王洪文等秀才牵制之,对林帅势力且用且制。庐山之会,太祖批大秀才陈伯达,敲山震虎。林帅似感太祖有换储之意,忧太祖过河拆桥,心中时有惶恐。毛林相煎何急,后竟至祸起萧墙。 

林帅心惊,如芒刺在背,渐与太祖分道扬镳。林帅世子立果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窃以为太祖早晚必废林帅储君之位。力谏林帅先下手为强,否则只能任太祖鱼肉,做刘公第二,成千古之恨也。林帅默然。林帅亦血性之人,回想井冈山峥嵘岁月,久不能眠。 

林帅令立果招募死士,决意兵行险招,行刺太祖,以鱼死网破之心,誓求一击而中,尔后林帅提前登基。然太祖乃真命天子,帝王权术古今第一,岂能被刀刃所伤。林帅事败后坐飞机而北遁,摔死于蒙古温都尔汗。太祖且喜且怜之,做诗曰“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林彪尚有村,一去紫台连塑漠,独留青冢向黄昏”。林帅死后,太祖雄心不复,重新摆布朝中平衡,但党争不止,早已水火不容,朝野皆怨,太祖已无力回天,成孤家寡人矣。虽执天下神器,太祖内心之凄惨无助,有谁可知? 公元1976年,太祖驾崩,草木为之含悲,风云为之变色。太祖功高,雄视千古,太祖量窄,圣德有亏。千秋功罪,只任后人评说。 

国锋世家[编辑]

太祖之后,华氏接位,是为惠帝。叶帅效前汉周勃平诸吕之事,欲灭江后一党。江后党羽不谙宫廷谋略,被叶帅一网打尽,举国称快。叶帅遂迎邓公小平出山。 

惠帝华氏威不足以服元老,恩不足以惠黎民,才不足以安天下。邓公顺应时势而起,更兼老臣拥戴,因势利导,于是大权在握,成为我朝世祖。世祖一生三起三落,经历沉浮多也,武略可以安邦,文韬可以治国,接替正统,人心所向。

邓氏世纪[编辑]

 世祖决意改弦更张,励精图治,对外行韬光养晦之策。改革开放至今已三十年也,成效显著,深入人心。世祖去后,江胡二帝皆沿袭世祖国策,虽萧规曹随,也勇于进取,中华国势日强,百年积弱,始有改观。

 公元2012年,建国已63周年也,太祖独步古今,开我朝王基,定我朝帝业,功盖万古,后世莫能窥。无太祖创业之功,岂有中华今日之盛?复兴之路,千难万险,后辈子孙当光大帝业,称雄四海,方可告慰***在天之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