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太祖本紀

From 伪基文库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毛太祖本紀雖然惡搞有餘,但需要被修正為偽基百科格式

請善心人士參照偽基百科守則進行修訂,並在完成後移除本提示。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png

紅朝太祖武皇帝,姓毛諱澤東字潤之,湖南湘潭人也。其壽誕之日為大清光緒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若以西曆西時記,此日為西夷之聖誕日。

(注曰:太祖壽誕日實為耶(聖)誕日後一日。太祖之太上毛太公諱貽昌,性質樸,本富農也。太祖少時嘗不服太公管教,任俠放蕩,怠事產業,然少機警,性昂烈,為鄉人異。太祖之母上文太后,性溫順,太祖少時在外聞母病重,據鄉人傳,太祖曾於家書中悲戚曰:吾不忍見母之病容,求母恕兒之過。有弟澤民、澤覃,均身死於戰亂中,太祖因常懷忿。)

帝身形高大,手寬如箕,頜有大痣,有相士云:天子之貌也。祖少有大志,未冠年即作詠蛙詩(詠蛙詩:「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那個蟲兒敢作聲!」),以述其志。及少壯,遊學長沙,師從楊昌濟,後入京,供職於京師太學藏書閣,問學於鴻儒陳仲甫、胡適之、李守常等。適之昔日留學於美夷,以學者倨,因潤之未忝科名,適為師甚歧視。適之門生傅斯年、羅家綸之輩亦甚輕之。後毛太祖一統天下,欲滅群儒,有此三人之故耳。 勢時新文化甚,太祖受仲甫命,返湘結黨,得仲甫提攜,得以拜見於前朝太祖,官侍讀學士。前朝太祖崩,時,前朝武厲帝為大司馬大將軍,陰結其黨,欲滅黨人。潤之諫以兵擊之,仲甫不許,武厲得以蓄積羽翼,民朝十六年武厲於松滬,前朝攝政王汪公於江夏,大殺共黨人。八月潤之與諸黨人會於漢口議事,太祖曰: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眾皆異之,後受命返湘,策反南軍盧德銘部,九月九日興兵起事,圍長沙,不克,敗走江西。軍次三彎,太祖重編餘部,至隊官皆有共之黨人監軍。毛據井崗,與朱武勝公所部合兵,屢敗官軍,威名遠揚,號朱毛軍。

(注曰:太祖從師於楊昌濟,楊異之,許之女開慧,後為湖南總督何鍵所害,即楊後也。後育三子,長子岸英,戰死於高麗。次子岸青,於流難間神失。三子岸龍,早夭。太祖曾詠詩悼楊後,云: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颺直上重霄九。太祖因諸子遍受離亂,性益常憤,後舉動失度,蓋有此之故也。太祖並修文武,遍察實情,多有著解存世,然盡不離兵法、鬥爭之綱,非治世之用也。)

武厲怒,令江西巡府魯滌平統兵十萬進剿,帝誘敵深入,引兵擊之,滌平敗,帝擒官軍先鋒總兵張輝瓚。武厲聞信,令兵部尚書何應欽統兵二十萬進剿,帝大敗之。武厲益恐,統兵三十萬再戰,又敗於帝。一載余,武厲又率五十萬勁旅進剿。時太祖因黨爭,被削兵權,虛職賦閒。官軍犯境紅朝震恐,朱武勝公與周文正公掌兵權,問計於帝,帝授奇計再破官軍。武厲敗績,再整旗鼓,以西夷番將參贊軍機,以百萬之眾犯境。時,自俄狄歸國之儒生博古輩攝政,番將李德與周文正公參贊軍機,博古一儒生,挾俄狄酋斯大林之威,奪帝兵權,唯俄狄之命是從,事無巨細,皆聽命於李德。李德輩紙上談兵,屢戰屢敗。引兵西走,兵渡湘水,不足三萬,眾將皆惡李德,兵次遵義,諸將議政,毛太祖之威眾人咸服,周文正、朱武勝公皆附之,奪博古、李德兵權,毛得以再統雄兵。
(注曰:是時江西永新賀氏隨太祖輾轉,後出奔俄狄,即賀後也。)

祖帥餘部,轉戰滇、黔、川諸地。過雪山,與張國燾部合兵,國燾忌毛之勢居其右,欲害之,大將軍葉劍英聞信,間道馳告,太祖得脫。國燾部將陳昌浩欲引兵擊之,大將軍徐向前拍案而起,國燾、昌浩乃罷。民朝二十四年入陝,據陝北以抗官軍。官軍進剿屢敗於紅軍。帝令徐向前率所部西征,敗於西北回軍,喪師數萬,向前等僅以身脫。丙子雙十二,毛太祖策反滿洲王張學良、陝西鎮守使楊虎城兵諫,囚武厲,帝使周文正公謁武厲,曉以大義,武厲罷兵。

(注曰:太祖及紅軍各餘部以游兵散擊,徒步行軍萬里路途,效黃巢故事,終抵關內,時人稱為長征。太祖餘部安定之時,兵民十不存一。)

民朝二十六年夏,倭寇兵臨幽州尋釁,幽州節度使宋哲元與寇戰,不克,節度副使佟麟閣、總兵趙登禹殉國,哲元敗走保定,倭寇陷幽燕。帝令周文正公再謁武厲,武厲許以招安,北軍三萬餘朱、彭為大將軍,轄三鎮兵馬,林彪、賀龍、劉伯誠為總兵。南軍兩萬餘葉、項為上大將軍,陳毅等為統制。兩軍均受帝節制。時當倭軍所向披靡,戰無不克,獨在山西平型關為帝軍所敗,名震中外。

(注曰:時白軍亦有台兒莊之捷。太祖令各部分散中原鄉野,振組民兵,攻衛村縣,毀輜擾敵,寇不能御,是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也。後太祖令大將軍彭等百團出擊,得勝。寇遂堅壁清野,屠戮兵民,傷亡慘重。太祖亦整頓陝北文儒,批判淫妖邪靡之風,鞏固本業,是為延安整風也。整風後,太祖方為主心。)

合官軍與倭寇血戰八年,民朝三十四年倭寇敗降,毛太祖與周文正赴陪都謁武厲,共商國事。民朝三十六年兵火再起,官軍伐共。帝令大將軍林彪、羅榮桓取滿洲,世祖與大將軍劉伯承取中原,大將軍陳毅、粟裕取華東,大將軍彭德懷取西北,大將軍聶榮臻取幽雲。太祖與周文正公自率御林軍轉戰陝北。諸軍屢敗官軍。民朝三十七年大將軍林、羅與官軍戰於滿洲,大破之,盡占滿洲地。世祖、大將軍劉與陳、粟部合兵大破官軍於徐蚌,陳兵長江,民朝京師震恐。林、羅入關與大將軍聶合兵,合圍幽州,幽州都督元帥傅作義降。大將軍彭橫掃西北,兵臨西域。毛太祖移駕幽州,以之為都,改稱北京,北方遂定。民朝乞和,毛不許,令鄧世宗與劉、陳、粟諸將合百萬眾,渡長江,取金陵。以陳、粟取華東,林、羅取華中,世宗與劉將軍取西南。諸軍勢如破竹,官軍盡潰不成軍。毛以世宗為西南節度使,坐鎮成都,以圖吐蕃。

(注曰:時思宗舉動失宜,用人不法,朋黨雲結,朝政糜爛。又數徵兵餉,敗壞軍紀,縱人淫掠,雖西夷贊金億萬,未有起色。思宗大發廢幣,不治嫡庶,物價陡增萬億,市坊動盪,民皆流亡,多助紅軍,是故馬革雖精,兵器雖銳,傾覆之象見矣。時人或抨擊弊政,或謀求自保,人心渙散,故白軍防線,實難固穩。太祖大興土改,與民土地,鬥爭豪強,劫富濟貧,民心所向,應募者不可計數。雖未入伍,為炊造輜重輸送者,亦以萬計。)

武厲敗走東海夷州,據澎湖以抗王化。民朝三十八年,太祖武帝開國元年,帝登天安門,詔告天下曰: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太祖定鼎,君臨八方。

(注曰:太祖登基時定三策,一曰另起爐灶,二曰打掃乾淨屋子再請客,三曰一邊倒。制憲典,定禮樂,選旗徽,作文昭,封百官,鳴軍炮,是為開國大典也。大典間,思宗欲空襲北京,未遂。)

倭寇敗降,西夷美利堅助武厲以軍資,以抗共軍,毛太祖怒,斥之曰:美帝國主義都是紙老虎。開國元年作《別了,司徒雷登》以示美夷,夷使司徒雷登慚去。開國二年,高麗內亂,南高麗乞師西夷,美夷糾合西夷十五部落進兵北高麗,勢如破竹,北高麗潰不成軍。酋帥麥克阿瑟狂言飲馬鴨綠水。北高麗酋長金日成乞師天朝,帝令西北王彭德懷為東征大將軍,太子岸英監軍。統兵二十五萬,以將軍鄧華為先行,滿洲王高崗為合後。東征高麗。彭公與美夷戰,大破之。開國三年,太子陣亡,太祖大怒,令彭公進兵,美夷乞和,帝不許,彭公再戰,五戰五捷,陣斬酋將沃克,天下皆懾於太祖之威。開國五年,彭公平美夷於高麗,班師還朝。

(注曰:彭公雖五戰五捷,然損兵折將,不克高麗,美夷恃炮彈量巨大,常轟平高地,雖戰線膠着,終至休戰,不得已也。高麗一役,中美互敵,太祖收復澎湖夷洲諸地之業亦受阻。然俄狄與太祖軍火工業,國之初代五年計劃方可成功。後北狄背約,城市荒廢,然太祖不察,又欲濟糧以還外債,求盟友,遂有大躍進之災厄。高麗戰間,分土地,打土豪,遂有開國之治,社會主義初定型。)

開國初年,毛太祖與周文正公巡幸北狄俄羅斯,與北狄酋王斯大林盟,約為兄弟之邦。國經戰亂,百廢待興,毛以劉殤公為太師攝政王,周文正公為相國。免天下錢糧。世宗平定西南,傳檄吐蕃,吐蕃降。征西大將軍王震,進兵西域,前朝西域都護使陶峙岳降。太祖令官軍平寇,前朝餘孽星散。行三反、五反,斬天津知府劉青山、河北布政使張子善等以清吏治,天下安定。

開國九年行反右,帝定奇計曰:引蛇出洞。初令天下無論軍民婦孺皆可諫國事,言政弊。後將右派諫言者多數收監,交有司論罪。天下儒生亦不敢以古諷今,空論國事。時行民主,太祖退居二線,劉殤公行大躍進,超英趕美,紅朝弊政令民不聊生,餓殍千里,據言三年餓斃兩千萬口。

(注曰:太祖之陽謀,或為不得已之託辭也,實為百官所困。大躍進定口號為鼓足幹勁,力爭上遊,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主義。殤公後聞人相食之慘象,悲憤不止,疾呼:歷史上人相食,是要上書的,是要下罪己詔的!太祖亦檢討,然殤公雖批評百官,未咎己責,定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之論。後彭公案發,殤公亦嚴厲彈劾彭公。)

俄狄發難,太祖令翰林作文與俄狄論戰。後會諸侯於廬山,大司馬兵部尚書彭德懷被諫萬言書,太祖怒,黜彭公,以林幽公代之。野有功高震主,鳥盡弓藏之議。吐蕃喇嘛陰兵起事,太祖令軍平之,達賴亡命天竺,吐蕃遂定。越數年,天竺入寇藏邊,帝命鎮藏節度使張國華擊之,張公出奇兵越雪山,大破之,俘印軍無數,天下無不懾於帝之天威。

(注曰:太祖會廬山,原意檢討己過,或議應將全數災情公之於眾,帝制而不許。太祖過目萬言書後,勃然大怒,恐帝威不固,有廢立之變,遂反眾意,效趙高之指鹿為馬故事,任百官表態,彭公遂黜。眾議期間,太祖曾斥曰:解放軍不跟我走,我就組織紅軍去,另外組織解放軍。我看解放軍會跟我走。)

開國十七年,江後令大學士姚文元作《評海瑞罷官》,太祖曰:階級鬥爭一抓就靈!開國十八年,太祖武皇帝文革元年,天下盛亂,帝於五月十六日下詔,改元文革。文革始起。林莊幽公諛太祖曰:大海航行靠舵手~~~~~陛下一句頂一萬句~~~~~令天下無論婦孺老幼皆習太祖之語錄,舞忠字舞。每日晨起為毛作三忠於、四無限。各家均奉偉人之像,各地立拜服於朱毛周。有野黨之人作歌曰:爹親娘親不如陛下親~~~~~毛太祖喜,欲立林公為儲君,封攝政王,出入免跪拜。百萬紅衛於天安門拜謁太祖,自林莊幽公、周相國公等皆頓服叩慶,山呼萬歲。毛太祖下挾書律,禁妖言令,罷學校,焚遺老書,禁學霸言。以共產之學為國學,以開民竅。世資偶語詩書、借古諷今,為紅衛兵舉之棄市,或收監,或黥為城旦。太祖之為文革,實為滅功臣官僚之意。 擴大化,非戰之罪,民盛意哉,官甚糞之。

(注曰:文革年間,先有文斗,掛牌子,戴高帽,搞大會,文人清流不堪受辱,夫妻子女常反目。後武鬥,紅衛衝擊府衙軍營,全國動亂。為安定天下,遂令青年上山下鄉,感受黎民疾苦,後諸子列位,社稷不墜,蓋此功也。苦芺山人嘆曰:文革年間,上下俱黯,人心歹惡,無一不露,綱常倫理,幾為淪滅,竟始於帝之善誘,又終於千古功過。)

文革六年,會於廬山,林公令大學士陳伯達諫,欲為國之主席,毛不許。攝政王林幽公不得已謀叛,欲弒毛太祖。毛令周文正公平叛,林公北逃,與王妃葉群、王世子立果均身死漠北。太祖詔上海知府王洪文入京,加王爵。欲立為儲君,因周相國、朱太師等勛臣力諫乃罷。後王洪文與江後、左丞相張春橋、大學士姚文元等結黨,或受命,或矯詔陷害忠良。朝野共惡此四人,稱之為四人幫。

(注曰:王繆公年輕氣盛,又無治國長略,書生體態,為百官惡。朝堂之上,威嚴不立,難調眾口,將帥咸疑,遂失帝心。然太祖猶欲以繆公輔政,未罷黜。)

文革十一年,國相周文正公薨,天下悲泣,京師萬民送葬。是年四月,百姓進言,請加周相國尊號,配享太廟。江後不許,引發清明京師民變,江後與皇侄遠新進讒言。毛太祖以為世宗所謀,黜鄧世宗。七月,太師朱武勝公薨,未幾,地大震於唐山,喪丁二十餘萬口。
(注曰:太祖先前與國相與美日盟好,以平北狄。又起用世宗還朝,整頓綱紀。世宗欲平反諸官百儒,為帝所恨。京師震動,帝以世宗妖言惑眾,遂有此難,又不允江後登基,遂詔華國鋒入朝,加右丞相,以為備選。)

太祖自林幽公之亂後,龍體日衰。文革十一年,天降星雨於吉林,地大震於唐山,民以為上將歸天,人心惶惶。太祖廢鄧世宗職,以右丞相華國鋒為儲君,賜遺詔曰:你辦事,我放心。以大司馬兵部尚書葉劍英為輔政王,仿劉蜀主託孤之意,委政於葉公。九月九日帝崩於寢宮,壽八十三歲,天下色變,億萬臣民俱悲。國鋒即位,是為廢帝,儲君葬太祖於天安門前,號曰:至聖革命真龍偉大導師偉大領袖偉大統帥偉大舵手太祖武皇帝。

(注曰:或曰至神至聖萬歲真龍無限偉大革命導師革命領袖革命統帥革命舵手太祖武皇帝,美夷紀人民太祖武皇帝,太祖自諡:教員。儲君以水晶棺封存龍體,供後人瞻仰太祖遺容。太祖畫像,今猶掛於天安門之上也。)

太祖文韜武略,歷代帝王所不及也。太祖文傳於《太祖選集》及《太祖語錄》中,詩存於《太祖詩詞選》,皆官修定稿。

太祖後三人,楊後開慧,為太祖結髮妻,因太祖起事,亡於前朝。賀後子珍,因不敬之罪,貶為庶民。李後雲鶴又稱江青,因陰結其黨,欲廢新君華國鋒,效武則天事,為大司馬輔政王葉公所廢,後自縊於室。太子岸英,公子岸青,岸龍為楊後所生,公主李敏為賀後所生,公主李訥為李後所生。太子岸英陣亡,岸龍早夭,起事之時,又有子女數人,失於亂中,不知所終。諸嬪妃或有生子女者,皆不得知也。太祖家世清貧之風,公子岸青,公主李訥、李敏均為布衣,唯皇孫新宇,舉進士,入翰林,供職太學。

未名野人論曰:吾本卑微一書生,誠惶誠恐,效董狐作良史,太史公作史記,斗膽為太祖作傳。才疏學淺,無生花之筆。鄙陋之文難登大雅,故現於網絡。太祖與前朝思宗武厲皇帝共逐倭奴,雪中華百年之恥。後太祖一統大業,東擊美夷,北拒沙俄、西退天竺、南敗越蠻諸國,揚我大漢之威;白手起家,創建百業,更研爆核彈於大漠,奠千秋之業。奈何太祖行事尤效漢高、明祖,除異己、戮功臣、興文字獄,天下混沌。然帝堅持學、醫、水利等公共福利由朝廷承擔,不加民捐,至今為民所念。

帝之功過盡在民心,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苦芺山人注論曰:鄙人流離南洋夷境,通讀野人紀傳,誠惶誠恐,效松之故事,斗膽作注。太祖實為本朝開國元祖,非太祖無以成基業。後世有三七開之評議,效法秦皇,然又多有爭執。或議太祖統中原,逐倭寇,開阡陌,通水渠,廢階級,除豪強,整官僚,去商賈,創工業,爆核武,退印蠻,敗美夷,對俄狄,資列貧,至於男無閒散,女無娼妓,夜不閉戶,道不拾遺之境。兵革利器,咸與民眾,全國上下,俱為一體。太祖戎馬半生,笑傲蒼穹,此超世之神化,萬古之雄偉,民之所幸,國之鑄魂,實乃今朝之聖主,千國之英傑也。然亦有太祖性乖謬,長於亂而短於治,遂成饑饉禍亂,易子相食。百官懷恐,文人凋零。後又釀成文革動亂,亦為幽公、江後之流所惑,是故太祖一朝,權厲於洪武,勢亂於天寶,民貧而市衰,思忌而心迷。有儒稱之曰暴。其中功過,盡付後世所談。

太祖危重之日,曾傳右丞相囑言,曰:

人生七十歲古來稀,我八十歲了。人老總想後事,中國有句古話,叫「蓋棺定論」,我雖未蓋棺,也快了,總可以定論了吧!我一生幹了兩件事,一是和蔣介石鬥了那麼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只有那麼幾個人,在我耳邊唧唧喳喳,無非是讓我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件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都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麼交?和平交不成就動盪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

嗚呼,古人作事無巨細,寂寞豪華皆有意。書生輕議冢中人,冢中笑爾書生氣

參見[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