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哥臥草泥馬再戰馬勒戈壁

From 伪基文库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印度麥可傑克森正在幹你妈
印度MJ正在看着你
警告!本文章僅能用印度麥可傑克森的問候語來形容!

若攝取過量將會被印度麥可傑克森同化,導致嚴重腦缺並且喪失語言能力。

看完本文章的人,你頭殼中的腦細胞會死到只記得一句話:

你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媽的...

前言[edit]

  近日各大網站相繼爆出發現草泥馬、亞蠛蝶、發克魷等十大神獸的消息,消息一出,舉世皆驚,並引起了韓國媒體的高度關注官方迅速作出了反應,派遣了數十位歷史學家深入馬勒戈壁進行調查研究,專家門經過反覆推敲,不眠不休,歷時2個月的調查取證最後做出了統一的結論,十大神獸其實發源於韓國中國公民發現的神獸只是亞種神獸,真正純血統的神獸只有韓國才有。並且馬勒戈壁也屬於韓國,當年地殼運動馬勒戈壁一部分漂移了韓國正是中國網民發現的馬勒戈壁,真正的馬勒戈壁其實是韓國本土。

  當筆者聽聞上述消息後震驚非常,決定到真正的馬勒戈壁一探究竟,瞻仰傳說中的十大神獸。   

第一章,路遇鐵血真男兒[edit]

  由於去韓國路途遙遠,筆者又沒有草泥馬那樣的神獸,一路艱辛,不足為道,幸運的是在筆者飽經風霜,盤纏無幾的時候遇到了一位全身封閉式鎧甲,腳登草泥馬的傳說中詩史級戰神人物——純爺們,雖然純爺們全身封閉式鎧甲不能看清他的面容,但是他胸甲上一個大大的春字確出賣了他的身份。

  當純爺們知道我要去韓國的時候非常高興,他說他其實和胯下的草泥馬一樣,也是正宗的韓國人,他此次出行是出來遊歷的,現在爺們純度已經比在家鄉的時候提高了數十倍指數該是回國的時候了,並邀請我一路同行,純爺們一路輕車熟路,有了純爺們的帶路沒用多久,就到了韓國——真正的馬勒戈壁。   

第二章,玩轉馬勒戈壁[edit]

  站在遼闊的馬勒戈壁上,感受着他狂野的氣息,此地民風淳樸,人人擁有草泥馬人們見面都會禮貌的問候一句:臥槽泥馬,我突然也有種想要一胯草泥馬的感覺純爺們在他的家鄉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鐵血真男兒,英雄人物,廣受人民愛戴,當戈壁的長老知道純爺們遊歷歸國的時候親自出門相迎,並熱切的接待了筆者。

  據長老說他們是土生土長的韓國人,一輩子沒離開過馬勒戈壁,也不願意離開,現在有純爺們出國宣揚馬勒戈壁的精神,他們非常欣慰,爺們是我們馬勒戈壁的驕傲在純爺們的帶領下,我游遍了大半個馬勒戈壁,並且得以瞻仰另外幾種神獸,果然如韓國專家說的一樣,這些都是他們的護國神獸,比我們發現的更加高大威猛英俊瀟灑,並且還有一種我們未曾發現的神獸-草臥馬,純爺們指着草臥馬告訴我這種草臥馬是誕有男丁的家庭才能供奉的,給那些未婚男子專用,一旦成年並且結婚後就不能再騎草臥馬了而是改騎草泥馬草泥馬是家有未婚女性才能供奉的結婚後男方就會到女方家裏接受草泥馬,聽聞爺們的講解後,筆者收益非淺,原來草泥馬和草臥馬之間還有如此多的學問,難道純爺門告訴我這些不怕我知道原因後也回去飼養到時候就不是你們國家才有如此之多的神獸了,也可以圓廣大網友想擁有草泥馬的夙願了,爺們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搖搖頭訴我,草泥馬和草臥馬,發克魷還有其他幾種神獸是非常有靈性的幾種生物除了高貴的韓國血統,它們是不會認任何人為主人的。   

第三章,離別[edit]

  在馬勒戈壁旅遊了2個星期後,春節在即,筆者不得不念念不舍的向純爺們告別,純爺們聽完沉思一會後把我帶到他家裏一臉嚴肅的告訴我:「馬勒戈壁輻圓遼闊從未有人成功穿越過,在馬勒戈壁的盡頭,那是一片廣袤的平原,名叫寶尼瑪平原在寶尼瑪平原生活着一群真正的純血統韓國貴族這些只有老一輩的馬勒戈壁人才知道,每年有無數熱血馬勒戈壁青年試圖穿越馬勒戈壁,到達盡頭的寶尼瑪平原,但是都失敗了,每個時代都會出現無數以穿越馬勒戈壁為目標的詩史英雄出現我就是其中一個,現在我爺們純度已經有了幾十倍的提高,我有信心能夠一舉穿越馬勒戈壁,到達祖先的聖地——寶尼瑪平原,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路同行之所以選你,那是應為我有足夠的信心,並且可以保護你的周全,韓國人民已經了解了我春哥純爺們,鐵血真男兒的英姿,我想讓一位外國人也了解我們馬勒戈壁都是一群怎麼樣的鐵血漢子從你一位外國人口中帶出去的消息,應該更能讓世人傳誦」。

  我聽完後毫不猶豫的答應了,誰不知道春哥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行車,夜戰八荒,爆菊萬千的豐功偉跡,能夠見到春哥再創英名,我雖死無撼,春哥欣慰的點了點頭   

第四章,穿越馬勒戈壁[edit]

  長老得知春哥要前往寶尼瑪平原的決定後老淚縱橫,發動了全國人名為我們壯行,並贈送了我一匹戰神級神駒-翻天覆地草泥馬我與春哥在驚天動地的歡送聲中連夜啟程,春哥一馬當先,我腿跨翻天覆地草泥馬,縱橫馳騁在這一片古老的馬勒戈壁上,胸中說不出的意氣風發,豪雲干天,但是一望前面春哥的虎背熊腰頓生渺小無力之感,忍不住心中喝了句彩,春哥有夠純爺們

  馬勒戈壁神獸雖多,確也是魔獸的天堂,淫貓,鬼頭,口角,淫鶉,隱獍……多不勝數從出發第8天,深入戈壁後就遇襲不斷好在有春哥和翻天覆地草泥馬我才得保毫髮無傷,也讓我有了一次親眼見證春哥拳斃鬥牛,腳踢馬拿山的雄風,一路無話,春哥過關斬將,爆菊無數,我在春哥結實的臂腕和寬闊的胸肌保護下一個月後,我們終於穿越了馬勒戈壁,到達了寶尼瑪平原,夕陽西下,金黃色的餘輝從地平線投過來,落在春哥高大的背影上,彷如戰神降世,我忍不住有種跪倒膜拜的衝動,這……莫非就是小說里才會出現的萬里無一的王者之氣,再回想一路春哥夜戰千里,處處菊花開的血腥場景,我忍不住心驚膽戰,春哥仿佛又看穿了我的心思,拍着我的肩膀說:「我一生孤獨,陪着我的就只有這一身純爺們的氣質和男兒鐵血,凡是我決定做的事,無人可擋,神擋爆神菊,佛擋爆佛菊,雖爆菊萬千,確都是該爆之人你放心,只要有我,爺們一天在,你菊花就完整一天」。我哭了……   

大結局,揚威寶尼瑪平原(上)[edit]

  翻天覆地狂草泥馬一望無際,芳草依依,確有人間天堂之境,難怪韓國純血統貴族要定居此處,春哥草泥馬與我的翻天覆地草泥馬並駕齊驅,我受寵若驚,心想春哥何等人物借我10個膽子也不敢與春哥平起平做,春哥扭過頭來,嘴角划過一道漂亮的弧線和藹的笑道:「兄弟無妨,你我共經生死,你也算得一有血有肉的爺們,雖然不夠純……」說話間頭頂傳來一聲炸雷般的獸嚎,震耳欲聾,細聽之下嚎聲卻及有規律仿佛是「亞滅爹,亞滅爹」的聲音,春哥見我受精,叫我不必慌張,這就是亞蠛蝶合體時的叫聲,亞蠛蝶只有在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會與翻天覆地狂草泥馬合體,翻天覆地狂草泥馬只有寶尼瑪平原才有馬勒戈壁的只是翻天覆地草泥馬,他與翻天覆地狂草泥馬的區別就是不會狂化,兩大神獸合體後會進化成超級神獸臥狂草泥馬亞蠛蝶,此時寶尼瑪平原一定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候,不然貴族門是不會讓兩大神獸合體的看來我們來得正是時候,你就在我後面,離戰場越遠越好,我已經感覺到了對方魔獸,強大的氣息,以我今天的爺們純度,也沒有完全的把握,說完從胯間抽出春哥成名兵器——好大一棒槌,催馬而去。

  「春哥……」,我再也無法抑制胸中的感動,對着春哥的背影呼喊到聲音在寶尼瑪平原久久迴蕩,竟連亞蠛蝶合體的聲音都蓋過了。眼淚無聲滑落……   

大結局,揚威寶尼瑪平原(下)[edit]

  血雨漫天,殺聲震野,春哥一路急奔,在草泥馬倒在寶尼瑪平原上,再也品嘗不到臥草的鮮美之前,終於趕到了戰場上,只見一巨型魔獸正翻滾與天地之間,周圍倒下了無數貴族與神獸說是巨型魔獸,其實此獸體型就跟春哥手中的神器——好大一棒槌一般無二,只是體型過於巨大,就算春哥毫盡一身鐵血讓神器進化到超大一棒槌也與巨獸相差何只千萬倍春哥無奈的看了看手中的神器,苦笑搖頭:「看來要想用武器戰勝這隻魔獸最多有一成把握,難道……難道……罷了,我春哥一世英明今日一戰,確也不得不用絕招了。」說完扔掉伴隨了他一生的神器,以最快的速度往回奔去,從未流淚的他眼角溢出了晶瑩傷感中透着決絕,以一往無前的氣勢往回奔去,因為那裏有剛剛倒下的草泥馬

  草泥馬靜靜的躺在那裏,嘴角汩汩流着白沫,春哥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忍住心中悲傷,雙手各提一隻馬腿,大吼一聲,開……草泥馬應聲一分為二,鮮血帶着餘溫灑在春哥臉上。掉在地上的是一匹還未成型的小馬,前幾個月,春哥發現他胯下的草泥馬懷孕了,這也難怪,春哥爆菊之時,草泥馬總在身邊陪伴,一不小心有點濺射效果是在所難免的,重要的是這匹小馬是匹草臥馬。現在春哥需要做的是與這匹還未成型的草臥馬合體,在馬勒戈壁,與神獸合體是被禁止的,神獸高貴不可侵犯,就算是春哥也不行,但是現在,春哥無所顧及了,他不能看到韓國純正血統的貴族都被一隻棒子魔獸滅絕。春哥運轉全身爺們真氣和男兒鐵血,大吼:「臥槽,臥槽,臥槽……」。

  金光過後,與草臥馬合體成功,一隻比棒子魔獸更巨大的棒子神獸閃耀着漫天金光降臨在貴族門的面前,也不見多大動作,金光棒子只是渾身戰慄後,從棒子前端噴射出一股帶着無比威壓的金色液體一接觸魔獸身體後,整隻魔獸就消散與無形,春哥大勝。

  據倖存的寶尼瑪平原貴族門說,那隻棒子魔獸其實在很多年前是他門的保護神,他們也都自稱是棒子的子名,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有一天棒子要把他門都趕緊殺絕幸運的是春哥來了。   

後記[edit]

  很多年後,我又一次來到寶尼瑪平原,現在這裏已經有了新的保護神,就是渾身閃耀着金光的棒子-春哥純種韓國貴族血統,這裏有一個偉大的口號,馬勒隔壁和寶尼瑪平原的孩子門,請記住:

  春哥純爺們!!鐵血真男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