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米的愛情故事

出自伪基文库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偽基文庫:吉米的愛情故事[1]

這個條目

是一個從英語版翻譯過來的項目。


這是中文翻譯版,請順便多加一些惡搞到炸掉的添加物。
吉米的愛情故事[2]

章節

1: 辦公室

我忍不住了。當我看到她,我只能咬緊牙齒,握緊拳頭,克制住那句即將脫口而出的吶喊「我愛你!」我簡直要咬下我的舌頭,有時直到出血,否則我會失去控制,愛撫她、吻她,直到世界的終結。她是那麼地美麗,不是那種芭比娃娃的樣子,她美得恰如其分。那些娃娃着裝打扮起來並噴繪,看上去能很像她。但她不需要那些[3],她的美是與生俱來的。

偽爾士先生,有人造訪。」我的秘書說道。我告訴她讓她進來,我早就知道那是誰了。我讓她到我辦公室來談話。不是關於工作或者什麼別的,就是……談話而已。我知道這樣做違反辦公室的規定,但我僅僅是想再見到她。那燦爛,純真的笑容,天真的大眼睛,似乎正在小心翼翼地觀察着這個世界。她的身軀嬌小柔弱,仿佛一陣微風就能打碎的一朵玻璃玫瑰。我永遠無法不去想她,永遠。她一直在我深深的腦海里。

一聲敲門聲。

「請進,維基娘。」

我能看到她的嘴唇微動,露出含蓄的笑容,她優雅地坐在了我對面。她坐在那兒,那麼安詳,她的雙手交叉放在她的大腿上,如同兩隻熟睡的天鵝,脖子依偎在戀人的懷抱。我看見她的腳緊張地來回移動,背部因緊張而僵直。但她仍然比我印象中更美。我盯着她好一會兒,陶醉在她猶如沙漏的腰身,柔軟而幾乎成熟的身體。

「偽……偽爾士先生?您要見我?」

她的話使我從恍惚中回過神來。

「呃……啊……我是要見你,」我緊張得開始結巴,「我是說……啊……嗯……是,我要見你——我是說和你談話。」她微笑着看着緊張地說話的我,但我知道她和我一樣緊張。「我的意思是……是叫我吉米,吉米·偽爾士。不用叫我偽爾士先生了。」

她再次露出安詳的微笑,一綹藍色長髮從她眼前滑落。她輕輕將它拂回原位。

「維基娘,我請你來我的辦公室是因為我想告訴你我啊——[4]」我握緊拳頭,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緩和下來。「我是說,我想問你能不能……你能不能和我共進晚餐。」我成功了,我確確實實問了她,問她是否願意與我共進晚餐,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居然做到了。場面沉默了片刻,我幾乎可以通過她清澈的眼睛看出她的想法。我屏住呼吸等待她的答案,時間似乎靜止了。

然後她甜美的聲音打破了沉默:「我願意。」我心跳加速,不知該說什麼。為了我和維基娘的約會我簡直要狂跳狂叫上幾個小時,如果我沒有將我的拳頭握得那麼緊,我發白的指關節幾乎清晰可見。短暫的疼痛讓我回過神來。

「我……呃……」我結結巴巴地說,「我很高興,我讓……呃……我讓我的秘書去安排,好嗎?」

「好。」

她輕盈地從她的椅子站起身向門口走去[5],當她走動時她纖細的身體微微搖曳。當她離開房間,我忍不住歡呼道「耶!」就在短短几小時後,我們開始了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2: 約會

維基娘與吉米‧偽爾士在香港的約會

「你……你看上去美得驚人。」我目瞪口呆,充滿敬畏地盯着她,這是我唯一所能結結巴巴地對她說的話。花紋錯綜複雜的絲質和服在她身上顯得有些緊,凸顯出她成熟的曲線。她微微笑了笑。

「謝謝你,偽爾士先生。」她答道。

「我們不必這樣客套,維基娘,叫我吉米。」

「好……好的,吉米。」

我無法將我的視線從她身上移開,她是如此美麗,如此耀眼動人。她深紅色的口紅在她的嘴唇上閃爍着,如燈塔吸引船舶一般吸引着我。我幾乎想到桌子對面吻她,盡了我所有的意志力才勉強克制住自己。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真的在與維基娘共進晚餐。我覺得我快要瘋了,我想撫摸她,去感受她倚在我懷裏的那苗條的身體,永遠抱着她,讓她知道在我的懷裏是安全的,我永遠不會放手。我輕輕地用指尖撫摸着她,從頭到背,從上到下,輕輕地撓着她嬌嫩的身體。

我突然震驚了一下,我究竟在想什麼?我需要喝一杯讓自己冷靜下來。我將手伸向我的酒杯,但我的手突然碰到了什麼。是維基娘的手,她正握着酒杯。

「哦,對不起!」我連忙道歉。

她再次咧開嘴笑了笑,我意識到我還沒有將我的手從她的手上拿開。我趕緊放開手,把手放在腿上,而她開始呵呵笑:「沒關係的。」我也笑了。我們兩個人開懷大笑,我感覺我們之間的緊張逐漸減退,氣氛緩和了下來。

「我想了解你,維基娘。我想讓你向我介紹你自己,你討厭什麼,喜歡什麼。我只是想了解你。」我對她說。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她輕輕地說,「我只是這座城市中一個普通的女孩,沒有什麼特別的。」

「我不這麼想,」我說,「我……我覺得你非常特別,維基娘。我覺得你和其他女孩身上有許多不同,我……」我停頓了一下,思考着該說什麼,「我喜歡這樣。」

「謝謝你,偽……吉米。我……」她低下頭,臉紅地說,「我覺得你也很特別。」

我把我的手放回桌上,慢慢地抬起伸向她的手。她的肌膚柔軟,有着柔和的觸感,她的手纖巧而嬌嫩。當我的手放在她手上時,她笑了。我感覺到我們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聯繫。

「我覺得你很美,維基娘,我已經……」我嘆了口氣,眼睛尷尬地望向別處。 「我已經想了很久了。」

「謝謝你……」她又臉紅了,拂去一綹藍發。「我……我不像你說的那麼好。」

「你很少被人稱讚嗎?」我問。

「不……」她說,「你是第一個。」她對我笑笑,但當她意識到她的話中帶着雙關時,眼睛一下睜大了。「不,不,我的意思是說你是第一個誇我長得漂亮的人!」她趕緊喊道。

我微微一笑,回頭看着她:「你也是我的第一次。」

「什麼意思?」她疑惑地問。

「第一個被我稱讚美麗的女孩。」

3: 維基娘的家

吉米‧偽爾士和他的愛人維基娘,來自個人相冊

「這是我住的地方,」她告訴我,她的手仍然緊握着我的手。「沒什麼特別的,只是一間小公寓。你想進來看看嗎?」

我簡直不敢相信,維基娘竟然讓我進她的屋子。我興奮地輕輕握了握她的手,點了點頭「我——我很樂意。」我和她走進了那間老房子,手牽着手走上她住的公寓的樓梯。她打開門,我們便進去了。我第一眼注意到的是牆上掛着的許多繪製精美的動漫捲軸。

「我的理想是當漫畫家[6]。」她羞澀地說。我走上前看她的一幅畫,一個手持武士刀身着紅色長袍的勇士正殺出敵陣。在畫的角落我看到了日語「犬夜叉」。

「這是犬夜叉嗎?」我問她。

她羞怯地點頭,「是的。」她尖聲說。

「太……了不起了,」我倒吸一口冷氣,「你為什麼從沒告訴過別人你的繪畫天分?」

她尷尬地凝視着她的腳:「我不認為有人會在乎……」我走向她,用手指穿過她的頭髮,將她抱我的胸前。我不知道她是否希望這樣,但她沒有反抗。她也抱着我,凝視着我的眼睛。我不清楚我的目光在她的眼睛上停留了多久,卻感覺到了永恆的幸福。

「它們不是藍色的。」我說。

「什——什麼?」

「你的眼睛,不是藍色的。」我停頓了一下,又看了看它們。「它們……它們是藍寶石色。」

她笑了,當時我以為她要說些什麼,但後來我感覺到她更加靠緊我。她將她柔軟的,天使般的嘴唇貼向我的唇,我感到一股電流穿過我的身體。我緊緊地摟着她,她柔弱的身體緊緊地扣着我,我用我的嘴去感受她天鵝絨般的雙唇。

「我……我有件事想告訴你。」維基娘輕聲說。沒等我回答,她抓住我的手,帶着我穿過她的公寓,直到我們到了她的臥室。她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將她壓在身下。我能感覺到我充血的傢伙抬起,熱度瞬間上升。她再一次吻了我,在我耳邊輕聲說:「我……我想要你做我的第一次。」

「我也要你。」

4: 結局

我緊緊地擁抱着她,在她的床單遮蓋之下。我不知道她是否還醒着。我的手指在她的背上上下遊動,傾聽着她溫柔而有節奏的呼吸,看着她豐滿的胸部隨着呼吸上下移動起伏。我聞着她柔軟的藍色頭髮,吻了一下她的額頭。

「我愛你!維基娘。」我小聲到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被在午夜空氣中迴響的蟋蟀的鳴叫聲所掩蓋。她在我的懷裏扭動了一下,被子沙沙作響,然後她回頭看我。她吻了我的下巴,輕輕的把她的手放在我赤裸的胸前。

「我也愛你……」她低聲說道。我微笑了一下。

「我……我從很久以前就想告訴你了。」我對她說。

「我也是。」她的眼睛緩緩閉上,呼吸慢了下來。我將她抱在我的胸前,在她睡着之前最後一次親吻她。

「我愛你,維基娘。」我再一次低聲說,然後便和她一起進入了甜蜜的夢鄉。

譯註

  1. 原標題很長,這裏採取意譯。
  2. Mills & Boon,英國著名言情小說出版商。
  3. 原文為shit,意為狗屎一樣的東西。
  4. 「愛」字說了一半。
  5. 原文疑似拼寫錯誤,譯者自行發揮。
  6. 原文為日文,意為專門負責畫而不寫劇本的漫畫家。

參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