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正传-优胜记略

来自伪基文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远远的走来了一个人,他的看板娘又到了。这也是刀客塔最喜欢迫害的一个人,就是阿米驴。她先前跑出岛去玩,不知怎么又被感染了,半年之后她回到家里来,身体上多了一双耳朵,她的母亲大哭了十几场,父亲跳了三回井。后来,她的母亲到处说,“这耳朵是被坏人灌醉了红茶弄上去的。本来可以做大官,现在只好等治好再说了。”然而刀客塔不肯信,偏称他“阿米驴”,也叫作“阿米骡”一见她,一定在肚子里暗暗的迫害。

刀客塔尤其“深恶而痛绝之”的,是她经常说那是兔耳。有兽耳而至于假,就是没有了做人的资格;她的父亲不跳第四回井,也不是好人。

这“阿米驴”近来了。

“秃儿。驴……”刀客塔历来本只在肚子里迫害,没有出过声,这回因为正开心,因为要爽,便不由的轻轻的说出来了。

不料这驴却拿着一支白色的菱形镜——就是刀客塔所谓的精神爆发——大踏步走了过来。刀客塔在这刹那,便知道大约要打了,赶紧抽紧筋骨,耸了肩膀等候着,果然,拍的一声,似乎确凿打在自己头上了。

“我说他!”刀客塔指着近旁的一个干员,分辩说。

拍!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