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正傳-優勝記略

出自伪基文库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遠遠的走來了一個人,他的看板娘又到了。這也是刀客塔最喜歡迫害的一個人,就是阿米驢。她先前跑出島去玩,不知怎麼又被感染了,半年之後她回到家裏來,身體上多了一雙耳朵,她的母親大哭了十幾場,父親跳了三回井。後來,她的母親到處說,「這耳朵是被壞人灌醉了紅茶弄上去的。本來可以做大官,現在只好等治好再說了。」然而刀客塔不肯信,偏稱他「阿米驢」,也叫作「阿米騾」一見她,一定在肚子裏暗暗的迫害。

刀客塔尤其「深惡而痛絕之」的,是她經常說那是兔耳。有獸耳而至於假,就是沒有了做人的資格;她的父親不跳第四回井,也不是好人。

這「阿米驢」近來了。

「禿兒。驢……」刀客塔歷來本只在肚子裏迫害,沒有出過聲,這回因為正開心,因為要爽,便不由的輕輕的說出來了。

不料這驢卻拿着一支白色的菱形鏡——就是刀客塔所謂的精神爆發——大踏步走了過來。刀客塔在這剎那,便知道大約要打了,趕緊抽緊筋骨,聳了肩膀等候着,果然,拍的一聲,似乎確鑿打在自己頭上了。

「我說他!」刀客塔指着近旁的一個幹員,分辯說。

拍!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