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半夜十一点多

来自伪基文库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前年半夜十一点多,是具中国特色的倒反法轻小说,原作者疑似因为钢琴上昏倒而在洗澡打飞机火星文写下这篇故事。

故事内容

前年半夜十一点多,我的豆浆机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很狂躁地对我大叫:“我们这儿是中国邮政,你男朋友难产,赶紧过来一趟准备后事吧。 ”
我放下豆浆机,赶紧拿起一碗罐头开始吃。吃到一半放下碗跑到楼下,一列火车远远驶来,我一招手,火车驶到我面前停下,驾驶员推门问:到哪?“我说,中国邮政。你火车太慢。我要打车。”
驾驶员大惊失色,一踩油门。火车在水泥路上火星四溅地拉着两道沟脱轨狂飙而去。
我一看鞋底,一点多了。转身跑向楼上。楼顶一架标着“泰坦尼克号”的直升机卷着旋儿风降落,我上前说:“去中国邮政走不走?我男朋友难产。”你们让我搭一程。驾驶员说:“这是急事儿啊。我这飞机太慢。你打车吧。”说完直升机往楼下抛个锚,缓缓拽上来一辆出租车,司机伸头大喊:“上中国邮政啊?打表还是现讲价儿?”
我站在直升机下,狂风扑面,情形十分紧急。问:“一般都多少钱啊?”
司机用对讲机说:“二百!”
我也操起一把豆浆机说:太贵了!我还是买个车去吧!
司机从车里一跃而下跳到楼顶,打个滚站起来,说:“买车啊。找我吧。”
我问,“你有什么车?”
司机推出一辆标着TAXI的宝马,说:“名牌跑车。纯手工制作。”
我一看,确实够手工。油量表都是手画的。
我二话没说,从怀里掏出一麻袋IC卡,郑重地交给司机,说:“好车。我要了。这里面是六百万话费,你拿着。省着点用。”
司机热泪盈眶,颤抖的双手抚过粗糙的IC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拍拍司机的肩膀,说:“谢谢你。滚。”
我提着宝马车走到快餐店,买了一个二手骨灰盒,奔赴中国邮政。赶到的时候已经中午六点,一个带着口罩的营业员迎上来问:你是患者家属吗?我说是,“我男朋友怎么样?营业员摇着头说: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唉……父子平安…… ”
我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我男朋友抱着孩子款款走到我身旁,关切地问:“你干什么呢?”
我说:“我大脑空白呢。”
男友不满道:“你大脑怎么那么爱空白呢。”
我勃然大怒,抄起骨灰盒,指着男友的脑袋,说:“你说我空什么白,啊?你他妈身为一个男的,在本文这样如此有逻辑性的世界里,生他妈什么孩子啊?!你让我以后出去如何面对社会的舆论?你他妈想上春晚啊?!”
我放声大骂,同时酷嚓一声拉开盒栓。
男友冷静地看着我,说:“我知道这不是你要杀我的真正理由。”
我说:“是。真正的理由是,你他妈要不死,我这骨灰盒岂不是白买了!”
说完我一狠心,扣动了骨灰盒的扳机。
只听一声骨灰盒响,男友中盒身亡。我抱着地上的尸体,百感交集,这,曾是我最心爱的人……你妈的。
我嚎啕大嚎,旁边的邮政营业员不断地向我推销矿泉水。我边哭边叫:“不要!我他妈不要矿泉水!你拿一边儿去!!” 我哭了一会,上了一趟厕所,厕所门口一个端着枪身上印着“押运”的男的冷酷地说:“对不起。现在是极昼,你不能上厕所。”
我凝视着厕所,默默地转身离去。走了两步,回头踩了那男的一脚。然后默默离去。一个人拉住我塞给我一张传单:“自助火葬场年终大酬宾。二十元一位。”
我叫住发单的,让他扛着我男友去参与火葬。
走到火葬场,门口已经排起了十三米五十六公分的长龙。终于等到了激动人心的一刻,我看着两个火化师傅,一个在填煤,一个扇扇子,阵阵香气沁人心脾。扇火的师傅抬头问我:“烧几位?”
我把男友塞给他:“一位。”
填煤的师傅问:“放孜然不。”
我犹豫了一下,问:“不多加钱吧?”
师傅说:“不加。”
我说:“那来一麻袋。”
烧了片刻,扇火师傅来招呼我:“来你来看看够不够火候。”
我婉言谢绝:“您看着来吧。我最近有点左撇子,大夫不让吃肉。”
师傅转身离去。片刻返回:“打包还是带走?”
我问:“这两个有什么区别?”
师傅说:“没区别。给。”
我提着二手骨灰盒,怀揣着对男友的思念,踏上了去公交车的路。
走在路上,看着窗外,我满怀忧伤地想:“我他妈刚才把孩子搁哪儿去了?”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