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鼎立紀傳史

出自伪基文库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png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png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認可

本文經過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政府認可,
內容絕對河蟹可供中國人及五毛安心查閱。

不要懷疑裡面的內容,否則就是反華勢力美帝走狗,依法直接射殺

FeaturedChina.png

正文:
華夏民族,炎黃貴胄也。中土神州,乃王道樂土之所在,中原得天獨厚,養育我族五千多年。我族子孫香火傳承,生生不息,建立國家,創建文明,恩服四夷,領導東方,二千餘年雄據四海,可謂昌盛矣!

然太平日久,天子不思進取,以天朝大國自居,朝野得過且過,以至禮崩樂壞,士氣蹉跎,國威淪喪。於是豪傑四起,西方列強也趁火打劫,中華逢「三千年未有之變局」。兵戈不息,割地賠款,國勢之危,百姓之苦,未有如當時之甚者也。

清末列傳

古語曰:「時勢造英雄」。值此危亡之際,我華族豪傑皆奮起圖存。百年以來,曾國藩,李鴻章,袁世凱,孫中山,蔣中正等不世英雄崛起,粉末當場,雖有功有過,然振作國威之志未嘗變也。 

中正紀

蔣中正承中山先生遺志,與草創之中共聯手,揮戈北伐,問鼎中原。爾後,中正立志削藩。乃與心腹密室謀劃,縱橫捭闔,遠交近攻,終懾服群雄,君臨天下。中正長於權謀而疏於大略,不思以德領袖四方,而思一黨一家霸天下,故欲以武力圖共也。 

共猝不及防,黨魁陳獨秀等舉措失當,幾近覆滅,在此血雨腥風之時,共之梟雄另闢蹊徑,退守湖南山區以為久計。此梟雄為誰?太祖高皇帝毛澤東也。太祖天縱雄才,所謀者大,曰「槍桿子裡出政權」,太祖文韜武略,有吞吐天地之志,有拯救萬民之心,欲伸大義於天下,誓蕩平金陵,主宰神州。

潤之本紀

 太祖用兵如神,竟以疲弱之師連敗官軍,聲威大震,共黨豪傑或追隨,或效仿,多省相繼建立根據地,如南京政府臥榻之虎。中正一日數驚,視太祖為肘腋之患,誓犁庭掃穴,安內攘外。然太祖之心極也,曾在富田剷除異己,相激相盪,群雄驚懼,此為太祖之失勢埋下隱患矣。

 是時,老毛子俄共,實乃太上皇也。委派書生博古,藉機搬倒太祖,太祖親信也深受其累,於是太祖託病不出,包羞忍恥,消極抗爭,書生等雖欲加罪,然太祖樹大根深,且以退為進,書生等雖忌之防之,亦無可奈何也。博古書生,志大才疏,識淺不曉兵機,智短不知權變,沐猴而冠,安能於亂世中承擔大任。中正御駕親征,紅軍終苦戰而慘敗,喪失江西根據之地,敗北遠遁形同流寇,眾將皆怨之。

 太祖趁勢聯絡舊部,藉機發難,在山城遵義奪回兵權。重新出山之太祖,受命於敗軍之際,取天下之志未有變焉。太祖隱忍數年,用兵弄權之術已至化境,更皆將士用命,紅軍方能四渡赤水,死中求生。艱難跋涉後,太祖軍入川,與張國燾,徐向前等會師於川西,軍威大振。張國燾見太祖兵弱,漸起不臣之心。張國燾擁兵自重,欲圖太祖,險至兵戎相見。太祖金蟬脫殼而北遁,國燾不知。徐帥深明大義,開道讓太祖北遁,曰:「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紅軍方免於內訌也。

 太祖遠遁至陝北,雖兵微將寡,但正統地位無可撼動耳。太祖撫今追昔,著古今第一雄文《沁園春.雪》以明志,眾將皆願生死追隨,共創大業。 

當是時,倭寇進逼,中華有亡國滅種之危。中正知太祖雄才,必欲先滅之而後安,美其名曰:」攘外必先安內「,故命上將軍張學良進剿。太祖因勢利導,聯張學良逼蔣抗日,曰:「兄弟鬩於牆而外御其辱」。太祖命周公恩來遊說張學良,周公曉以大義,張少帥默然,後乃有張少帥兵諫中正之事也。平心論之,太祖亦因此躲過一劫。中正乃招安太祖軍,太祖許之,卻不交兵符。 

公元1937年,倭寇犯我幽燕之地,中正曉諭朝野,曰:「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有守土抗戰之責」。國人慷慨激昂,請命為國而戰。正所謂「兵凶戰危」,開戰之初,倭寇兵鋒正勁,國軍死戰亦不能勝,反喪師失地,中正乃遷都重慶,苦撐待變耳。 

太祖趁黨內怨憤,貶國燾。大權在握後,太祖命三軍東渡黃河,欲取三晉以窺天下。三晉表里山河,太祖軍游擊倭寇,能屈能伸,進退有據,斬獲頗豐,攻城略地何止千里。當是時,太祖三軍威震北國,倭寇莫敢小視。 

中正西巡後,恐太祖舉抗日之旗,行坐大之實,欲節制太祖,然太祖遠在北國,不奉朝廷詔命,官府亦鞭長莫及也。中正憤然,乃遣官軍合擊太祖之江南葉項所部,史稱「皖南事變」。太祖謀定後動,以患為利,後發制人,朝野憂內戰再起,皆怨中正,中正不得已乃罷兵言和。太祖趁勢廣收國人人心,與官府成分庭抗禮之勢,中正心恨太祖更甚,亦無可奈何也。 

太祖韜略,文武拜服。然書生王明自莫斯科回延安,假傳聖旨,危及太祖正統。太祖為整肅朝綱,遂倒王明。王明遭貶,乃遠遁沙俄,著書攻訐太祖。劉少奇等上書言事,欲為太祖正名。少奇稱太祖天命所歸,當有天下。遂將太祖之言整理為書,名曰《毛澤東思想》,欲傳之於萬世,太祖許之。自此之後,文武敬畏太祖之心,更甚江西之時。 

公元1945年,倭寇勢窮,乃向中國乞降,中正准其降。 

烈烈征師,皆成歷史。茫茫血雨,已化雲煙。中正乃中華豪傑也,統三軍血戰倭寇,保家衛國,為中華立下不世之功,雖岳飛亦遠不及也。 

抗戰八年,太祖苦心經營,竟擁兵百萬,猛將如雲,更兼人心所向,比之抗戰之前,其勢已不可同日而語。是時,中正兵強馬壯,不可一世,更兼中正帝王之心,不堪太祖之坐大,遂聽謀臣之諫,邀太祖赴陪都重慶談判,實為詐太祖交出兵權耳。太祖將計就計,欲與中正共享江山,中正佯許之,太祖心知肚明,豈能不察?遂令林帥為征遼大都督,出山海關,欲先取遼東,後南向以爭天下。 

中正終與太祖兵戎相見,太祖亦整戈待旦,起三軍相抗。是時,太祖黨內正統早固,統三軍如臂指使。太祖效劉邦之事,從善如流,收人心,結盟友,文武並用。太祖運籌於帷帳之中,決勝於千里之外。麾下文武,皆海內豪傑,太祖令林羅劉取遼東,令劉鄧陳粟取中原,令聶榮臻取幽燕,令徐向前取三晉,令彭賀取西北。三軍如風捲殘雲,決戰決勝,氣吞萬里如虎。三年血戰,生靈塗炭,黨國內外皆困,敗象盡出,太祖各路驍將皆大破官軍,反客為主,黨國已成山倒之勢。 

戰至公元1949年,太祖全勝,中正亡命台灣,太祖大軍分路剿滅大陸國軍之殘餘,遂稱帝北京,國號中華人民共和國。立國之初,國家百廢待新,前朝餘孽據守台灣,窺視江南半壁。值太祖欲奮餘烈以掃蕩台灣時,美國出兵朝鮮,北國震動。天下洶洶數歲,其成敗不可知也。美國乃天下第一強國,兵精糧足,挾原子彈號令天下,耀武揚威,誠不可與之爭鋒也。然太祖非常人,力排眾議,決意與美帝一戰,遂命虎威大將軍彭德懷掛帥出征,曰:美帝國主義是紙老虎。

 彭帥攜得勝之威,與美帝苦戰,雖慘勝如敗,但終能逼美媾和,功莫大焉,自此天下大定。更兼此時老毛子黨魁史達林駕崩,二戰強人希特勒,羅斯福,邱吉爾等皆去,太祖儼然成世界第一強人也,遂小視赫魯雪夫等。太祖數十年一貫正確,功績輝煌,始有驕心,對各民主派遂不相容,於是太祖用計伏之,美其名曰:「引蛇出洞」。自此士人驚懼,不敢上書言事,太祖驕心更甚矣。 

太祖立志「超英趕美」,詔書一發,舉國沸騰,國人雄心萬丈,響應中央。劉公少奇,周公恩來,鄧公小平,陳公雲等眾臣勸太祖事大則緩,經濟大業宜徐徐圖之,太祖不納其諫,反譏眾臣不復有當年銳氣也,眾臣默然。古話有言:」欲速則不達「,太祖乾綱獨斷,一意孤行,大躍進終成畫餅。當是時,神州餓殍千里,怨生四起,太祖亦深悔之,但正統乃數十年計畫所至,太祖亦不下罪己詔,遂有廬山之會。

 彭帥逆龍鱗,恃功高而揭太祖之過,太祖震怒,貶其官職,朝野莫不膽寒,自此朝中無人敢直諫也。爾後,蘇聯撤走專家,逼還貸款,太祖深恨之。為重整河山計,太祖節衣縮食,退居二線謀劃,乃用劉少奇,鄧小平等人傑重整經濟。三年艱難運籌,民食稍足,國家稍安。值此艱難之時,中國爆炸第一顆原子彈,神之為王,氣之為壯,太祖之威,再次震於天下。

 劉公少奇,鄧公小平治國有功,聲望日隆,功高而震主,太祖漸感大權旁落,更加劉公似有另起爐灶之舉,太祖深忌之。太祖不服老邁,暢遊長江,太祖壯心,群臣懾服。公元1966年,太祖發動文化大革命,四海鼎沸,十年不止。文革之初,江後恃寵干政,太祖梟將林帥鼎立支持,紅衛兵赤膽忠心以維護,太祖聲望如日中天。然江後弄權過甚,以莫須有罪名屠戮功臣,亂我朝綱,元老含冤下獄者多也。江後黨羽羅織罪名,指鹿為馬,先加害劉公少奇,後貶斥劉公親信。老臣忍辱負重,以待時機,老臣非懼江後,乃懼太祖耳。然江後不知輕重,結黨營私又四面樹敵,太祖謔稱江後黨羽為「四人幫」。 

太祖用江後黨羽剷除劉公後,林帥勢力趁機膨脹,地位扶搖直上,太祖心中常有不安,江後黨羽亦有「為他人做嫁衣裳」之感。 

太祖之為過也,始皇之心,已不符當代政治,太祖濫用帝王平衡之術,任人唯親且反覆無常,為平衡林帥勢力,縱容江後干政,且提拔王洪文等秀才牽制之,對林帥勢力且用且制。廬山之會,太祖批大秀才陳伯達,敲山震虎。林帥似感太祖有換儲之意,憂太祖過河拆橋,心中時有惶恐。毛林相煎何急,後竟至禍起蕭牆。 

林帥心驚,如芒刺在背,漸與太祖分道揚鑣。林帥世子立果年輕氣盛,初生牛犢不怕虎。竊以為太祖早晚必廢林帥儲君之位。力諫林帥先下手為強,否則只能任太祖魚肉,做劉公第二,成千古之恨也。林帥默然。林帥亦血性之人,回想井岡山崢嶸歲月,久不能眠。 

林帥令立果招募死士,決意兵行險招,行刺太祖,以魚死網破之心,誓求一擊而中,爾後林帥提前登基。然太祖乃真命天子,帝王權術古今第一,豈能被刀刃所傷。林帥事敗後坐飛機而北遁,摔死於蒙古溫都爾汗。太祖且喜且憐之,做詩曰「群山萬壑赴荊門,生長林彪尚有村,一去紫台連塑漠,獨留青冢向黃昏」。林帥死後,太祖雄心不復,重新擺布朝中平衡,但黨爭不止,早已水火不容,朝野皆怨,太祖已無力回天,成孤家寡人矣。雖執天下神器,太祖內心之悽慘無助,有誰可知? 公元1976年,太祖駕崩,草木為之含悲,風云為之變色。太祖功高,雄視千古,太祖量窄,聖德有虧。千秋功罪,只任後人評說。 

國鋒世家

太祖之後,華氏接位,是為惠帝。葉帥效前漢周勃平諸呂之事,欲滅江後一黨。江後黨羽不諳宮廷謀略,被葉帥一網打盡,舉國稱快。葉帥遂迎鄧公小平出山。 

惠帝華氏威不足以服元老,恩不足以惠黎民,才不足以安天下。鄧公順應時勢而起,更兼老臣擁戴,因勢利導,於是大權在握,成為我朝世祖。世祖一生三起三落,經歷沉浮多也,武略可以安邦,文韜可以治國,接替正統,人心所向。

鄧氏世紀

 世祖決意改弦更張,勵精圖治,對外行韜光養晦之策。改革開放至今已三十年也,成效顯著,深入人心。世祖去後,江胡二帝皆沿襲世祖國策,雖蕭規曹隨,也勇於進取,中華國勢日強,百年積弱,始有改觀。

 公元2012年,建國已63周年也,太祖獨步古今,開我朝王基,定我朝帝業,功蓋萬古,後世莫能窺。無太祖創業之功,豈有中華今日之盛?復興之路,千難萬險,後輩子孫當光大帝業,稱雄四海,方可告慰***在天之靈。